2018-10-04
甜馨早起包饺子引热议 如何正确鼓励孩子做

  前几日,贾乃亮在微博上晒出女儿甜馨一大早为自己包饺子的照片,引起热议。当孩子逐渐长大,是否可以分担一些家务活,成为家长们值得思考的问题。干家务对孩子而言,究竟有多大的意义?

  这些年在我们的朋友圈中流传着一则来自哈佛大学的论断,称干家务的孩子和不干家务的,未来将大不同。尽管在公开资料中,哈佛大学仅有一项针对城市男性公民的长期研究,显示那些在童年时期有意愿和能力承担家务、打零工或参加学校社团活动的男性,成年后在心理健康方面会有相对良好的发展,但大家纷纷转发的行为至少说明,让孩子做家务是很值得探讨的问题。

  对于很多家长来说,家务是繁重而辛苦的劳动,让一个自身反感做家务的家长去引导孩子学做家务似乎太过勉强,而这一现象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越发普遍。前两年,美国调查机构布劳恩在电器制造商惠而浦的资助下,对1001名家长进行了一番调查,发现约有82%的家长小时候有过做家务的经历,但只有28%的人经常给自己的孩子布置家务活,即使他们知道,这件事对于孩子是有好处的。美国明尼苏达大学通过长达20年的数据收集得出结论,从3到4岁的低龄阶段开始做家务的孩子,到了青年时期会反映出在教育程度、职业道路和人际关系上的成功。相当一部分家长对于这一分析结果并不惊讶,却无法真正将其落到实处,因为这件事往往需要家长的引导和帮助,否则毫无意义。

  明尼苏达大学家庭社会科学教授威廉·多尔蒂曾对《福布斯》的记者坦言,生长在亚马逊丛林部落里的孩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独立自主的公民,而我们的孩子,则是家务的消费者。专栏作家伊丽莎白·科尔伯特在《纽约客》杂志上披露,加州大学洛杉矶学院美国儿童研究项目对于当下育儿实践的人类学的纵向研究表明,相比亚马逊部落中那些年纪虽小却自给自足的实干家们,生活在城市中的孩子仍然依赖父母为他们系鞋带,甚至对父母的“服务”有所抱怨,这让她颇为担忧。斯坦福大学本科新生指导中心前主任朱莉·林斯科特·海姆斯在她出版的新书《如何养育成人》中表示,家务帮助孩子建立责任感、甜馨早起包饺子引热议 如何正确鼓励孩子做家务自治力和毅力,而这些都是成长为成年人的必需能力,如果不给孩子做家务,则剥夺了他们对于社会与工作的认知以及在完成任务中得到满足感的权利。

  《怎样做才不会宠坏孩子》的作者、哈佛医学院心理学专家理查德·布罗姆菲尔德在书中写道,如果你的孩子从未做过家务,那么从今天开始让他们学着做起来也为时不晚。上海的小黎回忆,女儿2岁左右的时候,开始产生强烈的模仿欲,看到大人在做家务,她也有样学样,感觉像是一场游戏。因为平时听的故事或儿歌里也有爱劳动之类的词句,女儿一边做会一边说,自己是爱劳动的好宝宝,让她颇感意外。

  “其实我们并没有刻意让她做家务,但是从叠自己的衣服、帮忙拿东西、洗菜到扫地、拖地板、倒垃圾、包馄饨、遛狗、擦灰……女儿都爱做,只要没什么危险又是她力所能及的,我们都会给她尝试。我觉得孩子做这些不需要鼓励,她觉得自己能帮上忙,你对她说谢谢,就足够了。”作为妈妈,小黎反而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如爸爸好,“爸爸更有耐心,从各种自我服务开始教,比如洗脸、洗脚、拧毛巾、穿脱衣服之类的。现在这个年龄段,孩子属于依恋父亲的阶段,似乎更愿意听爸爸的话。”

  如今像小黎这样的家庭并不少见,他们认为孩子天生有一种全能感,做家长的应该耐心教他们怎么做才能做好,而不是给他们贴上“瞎捣乱”的标签,也很忌讳在孩子做了一半的时候,抢过来说“好了好了我来吧”,会伤害他们的自信心。

  两个男孩的妈妈嘉禾也是教孩子做家务的支持者和实践者,在这过程中发生过很多让她哭笑不得的糗事:“有一回,我让宝宝跟我一起刷马桶,他很有兴趣地刷刷刷,我趁机蹲下来擦卫生间地板,过了一会儿就感到脊背一阵冰凉,原来他已经抽出马桶刷,放到了我的背上……但我还是笑着说:做得很好,不过刷好了要叫妈妈,别直接拿出来。”在嘉禾看来,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尊重孩子的独立性,包括在言语上和行为上让他知道,他有选择的自由,可以选择自己。

相关文章